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论文范文 >> 毕业论文 >> 哲学论文

共产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高度发展

类型:哲学论文 时间:2016年11月23日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 《哲学的贫困》的主要内容探究
【绪论】马克思著作《哲学的贫困》的内涵解读绪论
【第一章】马克思《哲学的贫困》的产生背景
【第二章】生产:经济范畴及所有权的物质基础探索
【第三章】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理论的形成
【第四章】共产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高度发展
【第五章】 《哲学的贫困》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创立过程中的地位
【结论/参考文献】马克思理论形成中的《哲学的贫困》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四、共产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高度发展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绝不是永恒的,它是历史的产物和存在,既具有产生和发展的必然性,同时又具有走向灭亡和为社会主义代替的必然性。生产关系随着人类生产生活的生产力的进步不断变革,当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发展到一定高度,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不再作为异己的力量支配人,而是置于人们共同的控制之下时,共产主义社会这个物质产品极大丰富和体现了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理想社会就会实现[1];共产主义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结果,它的实现力量是无产阶级人民大众,它的实现方式是通过无产阶级的流血暴力革命而非资产阶级的改良或改革。

(一)共产主义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结果

蒲鲁东的科学社会主义没有脱离空想的藩篱,正如:“经济学家的材料是人的生动活泼的生活;而蒲鲁东先生的材料则是经济学家的教条[2].”蒲鲁东远在政治经济学和共产主义这两者之下,“他希望成为一种合题,结果只不过是一种总合的错误[3].”与蒲鲁东不同,马克思通过吸收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德国古典哲学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的三大理论,透过现象看本质,与蒲鲁东的空想社会主义和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划清了原则上的界限。

马克思“有决定意义的论点”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运动,使他在《哲学的贫困》中明确指出,“社会关系和生产力密切相连。随着新生产力的获得,人们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随着生产方式即谋生方式的改变,人们也就会改变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

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家资本家的社会[4].”按照这一客观的历史规律,历史上无论是封建社会的社会形态还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形态,都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辩证运动的结果。因此,无论是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还是以后将要实现的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都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结果。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绝不是永恒的,它是历史的产物和存在,既具有产生和发展的必然性,同时又具有走向灭亡和为科学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代替的必然性。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和‘经济范畴’是‘历史的、暂时的产物’”[1],它们都是不断运动的,所以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绝不可能是永恒的社会关系,当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高度发展时必将被科学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所替代。

唯物史观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关系,说明了无论哪一种社会形态其产生和灭亡都是历史性的,资本主义社会也不例外。《哲学的贫困》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资料私有制导致生产的无政府状态,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又导致了资本主义社会爆发频繁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的原因。马克思预言这种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能适合现有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当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不能容纳生产力的发展时,也就是说,当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变成生产力发展的桎梏时,新的社会革命就要来临以至于形成新的生产关系促进当下生产力的发展。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达到激化的顶峰时,共产主义这个人类最高的社会形态就要实现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高度发展的结果就是共产主义社会这一人类最高级社会形态的诞生。共产主义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结果。

资产阶级在其发展的进程中,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的尖锐化,无产者和资产者的相互对抗不可避免。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时,必将爆发阶级斗争和全面的社会革命。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导致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对抗。马克思根据当时的社会现实状况作出预言:“建立在阶级对立面上的社会,最终将导致剧烈的矛盾、人们的肉搏[2].”

(二)共产主义的实现力量

劳动者是生产力概念的三要素之一,是最强大的一种革命力量,推动着社会形态依次更替。唯心主义历史观和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另一个分歧就是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还是社会英雄和一些杰出人物是历史的创造者。马克思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坚持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根本力量。

蒲鲁东持唯心主义的英雄史观,对人民群众始终持怀疑和否定的态度。在他看来,英雄和杰出人物决定了社会发展的方向[3]

,英雄和杰出人物对社会形态的更替起决定作用。因为英雄和杰出人物是“社会天才”,能从“上帝”那里窃取社会发展的隐私,预言社会的发展,并能发现和掌握社会发展的神奇奥妙,反映历史规律及其发展趋势。而人民群众只是将杰出人物发现的“真理”付诸于实践,只不过是在这些杰出人物的安排和带领下参与一些实践而已[1].在蒲鲁东思想里存在着一个“上帝”,是上帝支配着历史的发展,他不了解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马克思对蒲鲁东反驳说,社会生产力是决定人类社会历史的基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决定了社会的发展。而生产力是由社会中占绝大多数的劳动者创造,这样就否决了蒲鲁东认为的少数“杰出人物”创造历史的观点。

马克思坚持唯物主义历史观,与蒲鲁东完全不同的。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