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论文范文 >> 教学论文 >> 历史论文

探秘内战初期蒋介石为何奔赴宜宾

类型:历史论文 时间:2017年4月30日

抗战胜利后,重庆掀起了还都热浪。1945 年的 11 月25 日,蒋介石却忙里抽闲,悄悄跑去了宜宾(位于四川南部,南近滇黔)一趟。这事,官方指示官办的中央社不发表新闻。只有重庆《大公报》,由泸州、宜宾专电,在 11 月26 日的重要新闻版上,报道了这件事,在秘密的幕布上,划开一道小小的口子。蒋介石来之前的两三天,宜宾的警察一反常态,在主要大街上督促打扫清洁卫生,并不准沿街摆摊,不准当街晾晒衣物,不准往街上丢死耗子……坊间盛传有大官要来了。抗战时的宜宾,由于外来人口激增,全城约有 11 万人口,是四川除成、渝、万以外的第四个热闹水码头。宜宾虽来过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等要人,却从未像今天这样郑重其事。有人开玩笑猜测 :“怕是蒋介石要来。”不料竟言中了。11 月 25 日早晨,军警便沿七十六军军部门前起,经西街、东街、县府街、鼓楼街到岷江码头一线站岗放哨。高楼顶上还架起了轻机枪,枪口俯向街面,如临大敌。沿街还挂起了官方早些年专制发卖的国旗。下午两点刚过,蒋介石偕宋美龄从岷江码头登岸,在侍卫长俞济时、参谋总长白崇禧、空军副司令王叔铭、青年军二〇三师师长钟彬,以及宜宾军政要员的簇拥下,经过设防街道,进入七十六军军部。不一会儿,蒋介石和宋美龄又被簇拥着出来。蒋介石一行进城时,有人“告御状”拦路喊冤。先是小职员马东林,忽然从人丛中奔向街心,这使蒋介石和随从侍卫等一瞬间皆误以为有刺客,后见他跪在街心,一颗颗提着的心方才放下。他状告县卫生院院长邱正文,医死了他的亲戚。后是老百姓朱约仲,状告合众轮船公司,该公司长远轮于1945 年 2 月 6 日,在南溪长江筲箕背河段失事,淹死了他的亲人。这个人依古法“头顶状纸”跪在街心喊冤。因有前一回经验,俞济时已能正常对付。两张状纸结果都如石投大海。蒋介石一行经马掌街、青皮树巷,走出城外,上了内战之初,蒋介石为何秘赴宜宾吕传彬城西北的翠屏山。在半山腰的翠屏书院门前观望时,当时书院为“外江女中”,虽是星期天,还有少数女生在校,一齐拥出看热闹,宋美龄看见,便拉上她们和蒋介石一行拍照。这是蒋介石唯一一张与民合影。蒋介石上下山时,经过青皮树巷出去不远,是个奇臭难闻的垃圾堆,路必须从垃圾堆边穿过,蒋介石来回经过时都摸出雪白的手帕捂着鼻子,使宜宾县县长戴叔锴十分尴尬。第二天送走蒋介石后,戴叔锴立刻下一道手令,给西城镇镇长姜彦侯记大过一次。戴当了近两年县长,弄不清城区五城界线,直到姜彦侯找来申诉,说那里是中城镇辖区,才知道闹了笑话。但戴县长并不认错,姜彦侯只有摇头大呼冤枉。蒋介石一行于 11 月 25日晨由重庆乘专机飞宜宾,中间在泸州休息一下,带上青年军二〇三师师长钟彬继续西行,在宜宾的莱坝机场降落。因为不通公路,只好乘小汽艇南下入城。他们上岸转了 3 小时左右,便径直下到岷江码头,上了停泊在江边的一艘陈旧的小火轮“民朴”号。沿河两岸及江面上,天未黑便不准船过人行,里三层外三层的布岗设哨。那时宜宾虽不如今天的高楼林立,但不乏精雅的房舍,蒋介石、宋美龄带上俞济时和贴身警卫,却安居于水冷风寒的岷江上,奥秘在于他谨记“西安事变”的教训,外出一定严加防范、百倍警惕。宜宾的驻军是他嫡系胡宗南的队伍,受重庆卫戍司令刘峙节制,应该是信得过的,但蒋介石心头老觉不踏实。还有令他提心吊胆的是 :宜宾近些年闹“大刀会”,前几个月差点攻进七十六军军部。只有住在船上最安全,一旦有变,升火起锚一溜烟儿便可顺流而去。对于蒋介石的到来,当时宜宾的三家报纸都奉官方之命发表消息,说将要还都南京了,蒋介石特地来宜宾视察。他来宜宾 20 个小时左右,上岸转悠了 3 小时,余下的 17 小时都呆在黑黝黝的“民朴”号船上,显然不对头。实际上,蒋介石在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25 日晚,蒋介石在“民朴”轮上,召见了国民党宜宾县县党部书记长蒋德修、三青团干事长王汉节、县临时参议会议长吕辅周、宜宾县县长戴叔锴,走了一下过场。同一时间,白崇禧奉蒋介石命,在七十六军军部的府堂坝(前清叙州府衙门)内,召集军事要员(包括青年军二 O 三师师长钟彬和四川省第六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王梦熊),漏夜开会,传达蒋介石指示,听取迤东情况汇报,阐说云南局势,研讨布置对云南防务,加强严密监视“大刀会”活动等等。蒋介石没有亲自主持,只交待听从白总长安排,并又亲上翠屏山察看地形山势,为会议定下严肃的调子。因此,蒋介石宜宾之行,说视察是“明修栈道”,对付云南局面便是“暗度陈仓”.当时,内战已经开始,蒋介石打了好些败仗,《双十协定》不过是他的缓兵之计,借此机会调兵遣将布置安排,做更大更全面的进攻。但对云南一直未被驯服耿耿于怀,蒋介石知道,龙云和卢汉关系极深,同属大凉山彝族黑彝(贵族)纳吉家,又是表亲。卢汉年轻时便跟龙云在金沙江下游、宜宾一带闯过江湖。当时龙、卢在云南势力还大,重点之一便放在迤东的昭通和大凉山一带,地皆近宜宾。按那时交通条件,云南若闹事,只有走昆明到宜宾的“南夷古道”捷路。提到宜宾,便使蒋介石不安,近些年在宜宾一带,以“抗丁(抗拉壮丁)、抗粮(抗交公粮)”为号召的“大刀会”(类似“义和团”的刀会)十分活跃。1943 年夏天,他们砍了国民党七十六军暂编五十七师一团团长郑新南 ;1945 年 4 月 14 日,攻到七十六军军部门口(因为机场附近“大刀会”势大,蒋介石返渝,才改乘“民朴”去泸州登机)。这“大刀会”又源自云南,因此,宜宾防务的加强迫在眉睫,宜宾之行很有必要。所以当卢汉于 11 月 24日飞回昆明时,蒋介石第二天便飞到宜宾来了。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