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论文范文 >> 教学论文 >> 历史论文

绵山地望历史文化问题解析

类型:历史论文 时间:2017年5月11日

p>春秋时期,介子推因拒赏而负母往避绵山,晋文公以火焚山强求之,子推宁为火焚而不受,成为千古美谈。介子推史事发生后的相当长时间里,并不存在绵山的地望问题。但从东汉之后,相继出现了介体绵山、万荣绵山(孤山)和翼城小绵山等多种主张,成为一大历史公案。若单纯地以历史的视角观察,很难有一个满意的解释。历史的诉求是客观真实,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具有唯一性,然而因品评历史形成的文化却广泛流布于其他区域,尤其当历史事件契合了这些区域的文化认同和价值判断,就会超越时空形成新的历史,影响着后世。因此单纯以追求客观还原历史真实,对真实的历史与文化现象不加认真分析,或肯定一方,或否定一方,都不是解决这类历史文化问题的正确态度,也不利于目前正在进行的文化建设。

一、介子推史事的文化流播

《左传·嘻公二十四年》记载:“晋侯赏从亡,介子推不言禄,禄亦弗及。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其母曰:‘盏亦求之?以死,谁忍?’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

其母曰:‘能如是乎?与女偕隐。’遂隐而死。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族善人。””‘{(p4‘7)《左传》是最早完整地记述介子推的历史文献。从记载中,我们可明确几点:一是介子推拒受晋文公赏赐,偕母隐而死在晋国的历史是真实的;二是对介子推史事的生动描述,不排除作者强调此次事件在当时道德重塑中的重要作用,具有明确的目的性;三是只言及介子推偕母隐,隐于何处,没有具体的地望;四是介子州皆母隐而死,文公只是求之下获而已。

战国时期对这件事的认识和评价发生了显着的变化。“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后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播死。”圈(姗即庄子不仅抑晋文公而崇介子推,并提出了子推是“抱木而播”,较之《左传》的记述则有了很大的不同。《吕氏春秋》评论说:“人心之不同,岂不甚哉?今之逐利者,早朝晏退,焦唇乾嵘,日夜思之,犹未之能得,今得之而务疾逃之,介子推之离俗远矣。”日(邓4)在这里我们已经看不到介子推的史事,介子推完全成为是非判断的一种文化符号了。

西汉时期,司马迁笔下的晋文公是“修政,施惠百姓”的好侯王,对于跟随自己的臣子,根据功劳大小“封邑”或者“尊爵”,“赏从亡未至隐者介子推”是因为“周襄王以弟带难出居郑地,来告急晋。晋初定,欲发兵,恐他乱起。”四(p‘66助显然司马迁从维护皇权出发来看待介子推的史事,与战国庄子、吕氏有着不同的价值判断。

从春秋的左氏,到战国的庄子、吕氏,再到西汉的司马迁,介子推之史事再不局限于晋文公的赏与不赏,子推的当禄而不禄的问题,而成为当时社会公众的一种价值判断,成为一种普遍追崇的道德楷模了。因此介子推已经超越了历史而成为一种文化了,介子推也不再是一位历史人物,而是价值判断的标尺了。这种由历史而文化的过程,其实也是介子推由人一变为神的过程。

二、绵山地望的历史争论

介子推史事到故事的文化转变,最显明的标志就是有了史事发生的地望及后来的地望之争。最晚到东汉中期,介子推就与寒食节联系在一起了。东汉桓帝时,并州刺史周举,鉴于太原郡“旧俗以介子推焚骸,有龙忌之戒,或一月寒食,莫敢烟霎,老小不堪,岁岁多死者”,所以“以吊书置子推庙,言盛冬灭火,残损人命,非贤者之意,以宣示愚民,使还温食。”曰哪斜)《后汉书·郡国志》载:太原郡“界体有界山,有绵上聚。界山,推焚死之山,故太原俗有寒食。”’咖3珊这是首次对介子推故事地望的记载。但那时不言绵山,是界山,绵上聚。

到西晋,又出现了河东皮氏县(今万荣)东南的介山。西晋的杜预注《左传》曰:“西河介体县南有地名绵上。”丽仔道元在《水经注》中,提到两处介山,一处即界体县之绵山。绵水“出界体县之绵山,北流逸石桐寺西,即介子推之祠也。昔子推逃晋文公之赏,而隐于绵上之山也。晋文公求之不得,乃封绵为介子推田,曰:以志吾过,且族善人。因名斯山为介山。故袁山松《郡国志》曰:介体县有介山,有绵上聚、子推庙。”丽仔道元充分肯定了袁松山的记载。

另一处则是在皮氏县,河东皮氏县东南的介山,“山上有神庙,庙侧有灵泉,……世亦谓之子推祠。……《晋太康记》及《地道记》与《永初记》,并言子推所逃,隐于是山,即实非也。余按介推所隐者,绵山也。文公环而封之,为介推田,号其山为介山。杜预曰:在西河界体县者,是也。”l6j(蒯助到唐宋两代,再次否定万荣县的介山,仍主张绵山地望在介体。宋代据《太平寰宇记》的记载,汾州介体县下,介山“一名横岭,地名绵上。……此山即绵上田之故地,汉以为县。《郡国志》云:‘介山上有子推家,并祠存。”’又于解州万泉县下云:“介山,一名孤山,在县南一里。《晋太康地记》曰:‘晋文公臣介子推从文公逃难,返国,赏不及,怨而匿此山。文公求之推不出,乃封三百里之地,又号为介山。’今按介子推所隐,乃绵山也。……言在此,非也。”l7j(绷明清之际,顾亭林对绵山地望的介体之说产生了怀疑。在《日知录》中,顾氏分析道:“介体绵山有介子推祠,汉魏以来传有焚山之事,太原、上党、西河、雁门之民,至寒食不敢举火。然考之于传,晋悼公兔于绵上以治兵,使士旬将中军,让于荀堰,此必近国都之地。又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