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论文范文 >> 教学论文 >> 历史论文

司马迁的秦蜀栈道之旅解析

类型:历史论文 时间:2017年5月12日

p>中国西南的蜀汉大地,不仅是秦统一全国的战略基地,更是西汉王朝发祥的圣地,还是司马相如等汉代文学大家的生长之地。因此,“少负不羁之才”“耕牧河山之阳”的司马迁,渴望沿着秦蜀栈道考察大西南,解读秦汉成功的奥秘。

一、一山两盆的“天府之国”

秦岭南北的关中盆地和四川盆地,雄踞于河、渭与江、汉的上游,背靠西部辽阔雄奇的高原,面向东部坦荡如砥的平原,高屋建瓴、形势险要、居高临下、虎视东方,是秦汉王朝统一全国的战略基地。司马迁对秦陇与巴蜀在文明发祥和秦汉帝国发展壮大中的地位有着深刻的认识。首先,司马迁从秦之崛起,发现了秦蜀“雍州积高”战略地位的重要。《史记·六国年表》云:

“秦始小国僻远,诸夏宾之,比于戎翟,至献公之后常雄诸侯。论秦之德义不如鲁卫之暴戾者,量秦之兵不如三晋之强也,然卒并天下,非必险固便形势利也,盖若天所助焉。或曰‘东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故禹兴于西羌,汤起于亳,周之王也以丰镐伐殷,秦之帝用雍州兴,汉之兴自蜀汉。”[1]由夏商周三代的更替,到秦汉大一统帝国的建立,江、河上游的秦陇与巴蜀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司马迁敏锐地发现了这一奇特的现象,从天人关系上追寻其中的答案。他在《史记·天官书》中说: “及秦并吞三晋、燕、代,自河山以南者中国。中国于四海内则在东南,为阳; 阳则日、岁星、荧惑、填星; 占于街南,毕主之。其西北则胡、貉、月氏诸衣旃裘引弓之民,为阴; 阴则月、太白、辰星; 占于街北,昴主之。故中国山 川 东 北 流,其 维,首 在 陇、蜀,尾 没 于 勃、碣。”[1]

实际上自先秦以来,就流行着“天道多在西北”的观念,《左传·襄公十八年》曰: “晋人闻有楚师,师旷曰: ‘不害。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竞,多死声。楚必无功。’董叔曰: ‘天道多在西北,南师不时,必无功。’叔向曰: ‘在其君之德也。’”[2]天道,有宗教、命运、道义、自然等方面的含义。有人本意识、天道自然的意识; 另一方面明确表达了“人法天”的观念,即人应当效法自然的天道。“西北”在地理文化上亦大有深意。古人为避水害,多择丘而居,天长日久,自然对山岳别有情怀,衍生出许多令人神往的山岳崇拜和神话。西北地高,故多神山。昆仑就是古神话中最重要的神山。“昆 仑 墟 在 西 北,去 嵩 高 五 万 里,地 之 中也。”[4]古人认为天门就在西方,“四方之门,其谁从焉? 西北辟启,何气通焉? ”[5]昆仑之巅,悬圃之地,天门九重,其名阊阖,是上通天庭唯一途径。凡欲问道通天者,无不神往西北。华夏始祖黄帝,治理天下,“西至于空桐﹙崆峒山﹚,登鸡头”[1]。黄帝为求“至道之精”,问道于广成子。

《庄子·在宥》说: “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于空同之上,故往见之。”[6]透过昆仑山岳神话,可以发现对“天道多在西北”的另一解读: 通天之道在西北,即“天门在西北”。《周礼·大司徒》疏引《河图括地象》曰: “天不足西北……西北为天门。”《文选·谢惠连〈雪赋〉》注引《诗纬含神雾》亦云: “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也。”[7]从“天道多在西北”到“西北为天门”,虽然尚未离天,但已落地。同时,西北还是阴间地之“幽门”。《淮南子·地形》:“西北方不周山,曰幽都之门。”[8]《史记·律书》说: “不周风居西北,主杀生。”[1]诚如史家所言,天人之际,关乎兴衰,不可不察。西北秦蜀之间,冈峦绵亘,为“天道”“天门”“幽门”之地,又是四岳古族 居 地。“崧 高 维 岳,峻 极 于 天,维 岳 降神。”[9]

山岳育人,维岳降神,可以说是形成西北地域文化特色的最重要因素。降至汉代,司马迁仍称“雍州积高,神明之隩,故立畤郊上帝,诸神祠皆聚云”[1]。甘肃天水至陕西宝鸡之间,是华夏古文明的发祥地。《水经注·渭水》: “故渎东迳成纪县,故帝太皞、庖牺所生之处也。”“石宕水注之,水出北山,山上有女娲祠,庖羲之后有帝女娲焉,与神农为三皇矣。”“( 渭水支流) 又西北入泾谷水,乱流西北出泾谷峡,又西北,轩辕谷水注之,水出南山轩辕溪,南安姚瞻以为黄帝生于天水,在上邽成东七十里轩辕谷。”渭水经陈仓县西,“《地理志》曰: 有上公、明星、黄帝孙、舜妻盲冢祠”,“荣氏《开山图注》曰: 伏牺生成纪,徙治陈仓”。“岐水又东经姜氏城南为姜水,按《世本》: 炎帝,姜姓。《帝王世纪》曰: 炎帝,神农氏,姜姓。母女登游华阳,感神而生炎帝,长于姜水,是其地也。”[3]

这似乎表明西北地域文化已经积淀为足以影响历史的持久传统。这里密集分布着太皞、女娲、黄帝、炎帝、舜妻等远古神灵和圣王的遗迹。天水至宝鸡间既是“神明之隩”,更秦、陇、蜀三大版块的结合部,是九州咽喉、天关地机之地。《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二《陕西》: “章俊卿有言: 自蜀江东下,黄河南注,而天下大势,分为南北,故河北、江南,为天下制胜之地。而挈南北之轻重者,又在川、陕。夫江南所恃以为固者,长江也,而四川据长江上游,下临吴、楚,其势足以夺长江之险。河北所恃以为固者,黄河也,而陕西据黄河上游,下临赵、代,其势足以夺黄河 之 险。 是 川、陕 二 地,常 制 南 北 之 命也。”[10]川、陕挈南北之轻重,制南北之命者也,而联系川、陕的咽喉正是千里秦蜀栈道。

其次,司马迁从秦、汉更替,发现了秦蜀“天府之国”战略地位的重要。《史记·项羽本纪》记载:“人或说项王曰: ‘关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项王见秦宫皆以烧残破,又心怀思欲东归,曰: ‘富贵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