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论文范文 >> 教学论文 >> 历史论文

《史记》接受史研究

类型:历史论文 时间:2017年8月21日

p1、绪论教育、文化背景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导致同一文献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受到不同的“待遇”,这就是文献价值的历史变迁,卿家康称之为文献价值的“动态整合性”(作为历史形态的流动整合)[2].1.2 接受理论上述观点与兴起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联邦德国的“接受美学”理论不谋而合。该理论认为一部文学作品如果没有读者的参与是没有生命力的,在读者的传递、接受、理解的过程中,作品的历史意义得以确定、审美价值得以证实[3].可知一部作品的接受史也就是其价值实现的过程。1.3 本文研究目的本文以《史记》被接受的历史过程为例,分析文献价值如何随着社会历史的变迁、人们价值观念的变化而变化。2、《史记》接受史研究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当时人们思想活动等方方面面,其资料来源广泛,有传世典籍、档案资料、官方记录,又有民间流传的内容。《史记》在今天看来拥有极高的史学价值、文学价值和思想价值,其独创的体例、写作方式以及书中不拘一格的思想都给后世的史学和文学创作产生了广泛而深厚的影响,在中国和世界文化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然而,《史记》崇高地位的确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过程。2.1 唐前《史记》接受史2.1.1 两汉汉代是封建大一统的王朝,统治者加强中央集权,重视儒学经学。而司马迁写《史记》重视还原历史真实,对于统治阶级的黑暗和腐败毫不避讳,即便是当朝皇帝的恶言陋行也都诚诚实实记录在案。不仅如此,司马迁对平民怀有深切的同情,对“小人物”和“失败者”具有包容和悲悯的情怀。比如他在《伯夷列传》中为那些在历史中虽有出色表現却因无人宣扬提携而难以扬名的布衣平民鸣不平;他列陈胜入世家,视其与王侯平等,并高度评价秦末农民大起义;他称赞项羽的骁勇,肯定刺客的侠义……落入统治阶级眼中自然是大逆不道,也与当时崇尚“圣人之道”的主流思想格格不入。《史记》在成书时便不为汉武帝认可。成帝时的大司马大将军王凤认为:“《太史公书》有战国纵横权橘之谋……”[4].东汉初,汉明帝认定司马迁“微文讥刺,贬损当世,非谊士也”[5].当然,《史记》的流传也产生了一定积极影响。刘向《别录》直接引用《史记》原文,褚少孙甚爱《史记》并补全其缺失篇目。班固、王充纷纷肯定司马迁的实录精神。班固认为司马迁有“良史之材”,他的《汉书》更是仿照《史记》体例作成,而且保留了《史记》部分原文,继承了司马迁对人、事的众多评价。王充认为《史记》既有集大成的特色,又有保存文献典籍之功,对《史记》的史学价值有了充分的认识和中肯的评价[6].然而,《史记》的思想价值并不被接受。司马迁对待刺客、游侠等的看法被认为“是非颇谬于圣人”,《史记》与《汉书》相比,大多数人“扬班抑马”,甚至称《史记》为“谤书”.《史记》在两汉时期并未得到正统文人学者或王公贵族等统治阶级的认同和接受,在当时的政治和思想背景下只是被极少数的文人士大夫部分地接受和认可,传播和影响的范围都不大,受重视的程度也低于《汉书》,《史记》的价值尚未得到重视。2.1.2 魏晋南北朝这一时期国家分裂,战乱频繁,社会动荡不安。一方面,统治者为加强统治,重视以史为鉴,《史记》公开在统治者和王公贵族中传阅,据《梁书·曹景宗传》所载,可知曹景宗对《史记》的接受和认可:“……颇爱史书,每读穰苴、乐毅传,辄放卷叹息曰:丈夫当如是!”[7].另外,《史记》的“谤书”说得到平反,据《三国志·魏书·王肃传》记载,王肃第一个为《史记》正名并与魏明帝公开辩论,后南朝宋人裴松之在《三国志注》中也驳斥了“谤书”之说,肯定《史记》开纪传体先河之功。晋人张辅以文字繁简比较《史记》、《汉书》优劣,得出“迁之著述,辞约而事举……班固……不如迁一也”[8]的结论,傅玄也认为《汉书》不如《史记》,《史记》的地位有所提高。另一方面,“独尊儒术”的思想局面不复存在,面对长期动乱、民不聊生的社会局面,世人皆期盼明君贤臣,渴望建功立业,实现个人价值。司马迁笔下鲜明生动又满腔热血的英雄人物受到关注,《史记》强烈的抒情性和浓厚的正义感、忧患隐忍的思想以及司马迁发愤、独立的精神也与这一时期文人学子的情感和精神相契合。所以无论是从内容引用的角度,还是从文学表现手法或创作手法的角度来看,《史记》都对这一时期文学作品的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南北朝时期还出现了《史记》注释类文献,最著名的是裴骃的《史记集解》。魏晋南北朝时期,《史记》引起了统治阶级的重视,在文人学子中间广为流传,在民间也开始广泛传播。《史记》以独特的文学魅力大放光彩,成为文人创作的源头和借鉴的对象,文学价值得到充分肯定,《史记》的地位比汉时有所提高,人们对《史记》的研究更加深入。2.1.3隋朝隋朝虽短暂,然国家结束了分裂走向统一,史学发展逐渐步入正轨,杨素曾奏请著作郎陆从典续写《史记》,虽没能完成,但可以看出朝廷对《史记》的重视。发端于东汉王充的“班马优劣说”,历经魏晋南北朝,到了隋代,《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