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论文范文 >> 教学论文 >> 历史论文

辽金史研究中的“大宋史”

类型:历史论文 时间:2017年9月2日

摘 要:民国年间,金毓黻用血统来断定民族的尊卑贵贱,从汉族正统观念出发,断定宋辽金三朝的关系是“以宋为主,辽金为从。”现在的“大宋史”论,就是直接从金毓黻“以宋为主,辽金为从”脱胎而来。“大宋史”是将辽金史纳入宋史,将辽金史研究变成宋史研究的附庸,破坏辽金史研究的正常发展。“大宋史”是不能成立的,“大宋史”也与10-13世纪史无关。关键词:辽金史;大宋史;危害新世纪以来,辽金史研究乘风破浪,飞快向前;然而也出现了许多问题,其中“大宋史”就是一股逆流。“大宋史”是将辽金史纳入宋史,将辽金史研究变成宋史研究的附庸,破坏辽金史研究的正常发展。虽然东北师大杨树森教授对“大宋史”予以痛批,然而对“大宋史”的由来和危害,仍需深入分析,以免进入误区。一、“大宋史”的由来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国家,不过有人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他们将少数民族称之为夷狄,视之为禽兽,“夷狄异类,詈如禽兽”,表现出对少数民族的极端仇视,屠杀和征讨成为对待少数民族的主要对策。少数民族的壮大,甚至建立了朝代,入主中原,更引起了中原统治者的恐慌,仿佛世界末日就要到来。在军事征讨的同时,还要制造舆论,这种舆论便是正统论。按照正统论,只有华夏建立的国家是合理合法的,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和朝代,是不合理不合法的,称之为“僭伪”,视之为“胡人乱华”.特别是中原政权弱小的情况下,正统论就会特别猖獗。在五代时期,契丹应约介入中原角斗,与李克用云州结盟,石敬瑭心甘情愿去做契丹的“儿皇帝”,都是主动勾引契丹的结果。篡权夺位的赵氏宋朝,在征讨契丹战争中连连失败,宋太宗股部中箭,乘驴车逃归,最后以箭伤殒命。于是,北宋与契丹结下深仇大恨,在战场上不能取胜,正统论随之而强化。因此,欧阳修在私撰《五代史记》(新五代史)时,将契丹列为“四夷附录”,这是正统论的明显表现。对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大宋史”观点的产生与此有关。元朝官修辽宋金三史,提出“各与正统,各系其年号”,体现了民族平等的原则,是比较科学的做法。然而却激怒了一部分明朝文人,因为明朝与宋朝一样,也是一个弱小的王朝,明英宗被蒙古人所俘,犹如宋徽、钦二帝被金国所掠,同命相怜,悲伤之余,有人提出重修《宋史》,将辽、金二史纳入《宋史》之中,成为《宋史》的一部分。安都提出,要仿效欧阳修的做法,“附辽金于宋记”,王洙撰《宋史质》、柯维骐作《宋史新编》,实现了将辽、金纳入《宋史》的愿望,然而却没有得到明朝廷的重视和认可。到了民国年间,中央大学教授金毓黻撰《宋辽金史》,他极度推崇明朝文人将辽金纳入宋史的做法,对汉人正统有如下的说明:正统者,对僭窃小邦四夷之夷狄而言也。是以同为汉族,而僭窃之不得为正统,同主中国,而夷狄之君不得为正统。宋代之君,出于汉族,为史家所公认,辽金不然,一出于契丹,一出于女真,皆为居于东北一隅之夷狄,辽得中国之一部,固不得与北宋比,金得中国之大半,与南宋分主中国,且一度视南宋如属国,然而史家仍不以正统予之者,则以金为夷秋故也。愚以为依民族之理解,应专修《宋史》、列辽金于外国传……明人王洙、柯维骐、王惟俭已本此意以改造《宋史》,盖必如此,然后有宋一 代之史,可上与汉唐比隆,辽金二朝,不致以夷狄喧宾夺主。故治本期之史,应以宋为主,辽金为从。金毓黻对正统的解释非常简单,只要国君皇帝出自汉族,这就是正统国家;国君皇帝不是汉族人,就不是正统国家,而是僭伪政权。这就是金氏对民族的理解,这就是他的民族观。由此可知,金毓黻是典型的血统主义者,用血统来断定民族的尊卑贵贱。他从汉族正统观念出发,断定宋辽金三朝的关系是“以宋为主,辽金为从”.现在的“大宋史”论,就是直接从金毓黻“以宋为主,辽金为从”脱胎而来,二者是完全一致的,金毓黻是“大宋史”的制造者和祖师爷。金毓黻上述理论,一是继承了明朝文人王洙、柯唯骐、王惟俭的谬说,二是受到蒋介石歧视少数民族的影响。民国初建之时,主张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蒋介石当政以后,五族共和已名存实亡,蒋介石推行歧视少数民族政策,并将这种政策贯彻到文化教育各个方面。金毓黻自称,他是“遵依部章”编撰《宋辽金史》,作为大学教材。所谓“部章”即教育部颁行的教学大纲之类强制执行的文件,必须体现蒋介石的主张。在东北大学任教授的陈述先生,曾长期与金毓黻共事,他不赞成“以宋为主,辽金为从”的观点,解释说:金氏为满族人,本不应如此。只是不能违背教育部的章程,金氏自然有他的难处。若此,金毓黻是不得已而为之,并非出自他的本意。金毓黻长期在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四川三台的东北大学和北京大学任教授,讲授《宋辽金史》,故其学术观点影响很大。今举一例,辽建立于916年,宋建立于960年,辽比宋早44年。按照惯例,朝代的排序应是 辽宋金。由于金氏撰《宋辽金史》,将宋置于辽前,这本是错误的,不科学的。然而受金氏影响,宋辽金史之说长期沿用,没有得到纠正,近年出版的学术着作中,仍然可以见到宋辽金元的提法,或宋辽夏金的提法。说明要想纠正学术错误,需要很长的时间,人们常说习惯成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着书立说之人,一定要慎重行文,使之正确无误,减少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二、“大宋史”不能成立杨树森先生怒斥“大宋史”是不能成立的,他质问说:辽金疆域比两宋大许多,宋朝能把辽金包括进去吗?要以国势而论,两宋只能甘败下风了。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辽圣宗亲率大军南下,深入宋境,十二月(1005年),宋朝被迫与辽签订“澶渊和议”,“澶渊和议”规定,北宋每年向辽贡纳绢20万匹、银10万两,宋真宗要称萧太后为叔母,故而被当时人称作“城下之盟”.此后宋朝受辽朝的强大军事威胁,又签订了“富弼和议”,宋朝又“忍耻增币”(富弼语),宋岁增银十万两、绢十万匹。这些事实都表明,辽朝的国力远远超过北宋,北宋只能忍气吞声,被迫与辽朝签署丧权辱国的和议。宋朝与金朝的关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